成都追债电话:028-84444444
网址:www.gedeping.com
  • 大额债务清欠
  •   接受川渝地区大额债务清欠(10万起)代理向法院起诉执行等。
  • 专业寻人找人
  •   专业寻找债务人、骗子、老朋友、第三者、离家出走等寻人找人。
  • 财产资产调查
  •   查询汽车、查询房产、查询股票、等其他资产调查,可代向法院起诉冻结...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阳光下的灰色讨债


核心提示 
 古语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随着社会上不少企业的信誉和个人信誉的缺失,一拖二赖三不认帐的主子越来越多。债权人告到法院,法院也存在执行难的问题,赢了官司也讨不回钱,头痛之后,求助“专业讨债”公司成了很多人无可奈何的选择。

诚信缺 民间讨债公司在我市暗流涌动
    在近3天的采访中,记者尝试以多种方式来证实“讨债公司”在我市普遍存在的事实,比如向亲戚朋友询问,比如随机采访,到有关部门了解情况,甚至托关系找门路。11月27日下午,记者在报社门口乘上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下面是与这位出租车司机的对话:      
    记者:师傅,你知道黄石哪里有帮人讨债的公司啊?以前在信息巷等地方,见到过贴在墙上类似“专业讨债”的宣传单,现在好像都找不到了。
    司机:哦,你是想找人帮你讨钱吧﹖
    记者:是啊,你知道哪里有啊?
    司机:知道啊,我就可以帮你!
    记者:真的假的……?
    司机:这有什么假的,别人欠你多少钱,哪年的事?
    记者:8万元,1997年的事,一直拖到现在都要不回来。
    司机:那长时间了,我接的话要抽60%。
    记者:你的意思是,如果帮我把钱要回来了,就要给你4.8万元?
    司机:是啊,都快十年了,几乎成死债了。时间越长,难度越大,提成的比例也高,这是行业规矩。
    记者:那你怎么能保证把钱要回来?
    司机:我自有办法的!
    记者:会不会给我惹上什么麻烦?
    司机:一般不会,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扯上你,这也是行业规矩。
    记者:估计要多久呢?
    司机:这个不好说,要考虑很多种情况,最少可以追回一部分。
    记者:听说如果钱没要回来,我不用给你任何费用吧?
    司机:前期费用要给一点。
    记者:前期费用是什么意思?
    司机:我去跑的话需要时间啊,比如交通费、通讯费之类的,一千块!
    记者:那我们需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司机:要啊,把欠条的复印件带着,我们再签协议……
    针对“讨债公司”在我市暗流涌动的现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黄石,没有一家“讨债公司”在此注册登记,因为法律规定“讨债公司”是非法的。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挂牌讨债,那讨债业务如何进行呢?“多寄属于一些信息咨询、中介、服务中心等公司名下,是一种私下里的交易。部分社会无业人员充当讨债游击军,与中介公司紧密相连。”业内人士指点。  
    因为利润高,明知非法,我市部分律师事务所也大肆“经营”此项目。据有关知情人士透露,我市的一部分律师事务所受理的业务有30%以上是帮人讨债。
    虽有法律法规的明令禁止,然而“讨债业务”却大行其道,这又是为什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买卖”双方市场的形成,让其颇具“存在即合理”的味道。

讨债难 “买方”市场无奈形成
  传统意义上的“买方”,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持币待购的群体。在这里,却是一群被“忽悠”了的人,与前者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他们不是想花钱,而是盼钱归账。
    市某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与社会之间的经济往来日益频繁和密切,由此形成的个人之间、公司之间、个人与公司之间的债务纠纷也越来越多。由于诚信的缺失,相对于没有偿还能力来说,有偿还能力而不还的现象近年在我市更为突出。
    市民李先生说,前几年一个朋友做生意手头紧,找他借钱。出于朋友交情,他借了5万块钱但没有要求对方写借据,现在朋友的生意走上正轨,手头也很充裕,当他要求还钱时,对方却矢口否认借过5万块钱的事情。“我很后悔也很寒心,找讨债公司的人帮忙要钱,实非得已,他不仁也莫怪我不义!”
    东方装饰城一位经营建材生意的老板则表示,很多生意都是先发货后收账,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由此而生拖欠货款的问题让他非常头痛。“如果是资金周转不灵,我可以理解,但是有的合作公司却是一副拖赖的态势,闹到法院去吧,他们总能巧妙地把资金转移或者以各种借口逃避责任。法院不是我一个人、一个公司的法院,还得受理其它案件啊,我也没有人力、物力和财力耗在打官司上,不得已就找讨债公司帮忙!”  
    我市某单位离休干部程先生告诉记者,三年前他借给战友8万块钱,双方也签定了偿还协议。根据协议,其战友本应在今年偿还本息共8.5万元。早在半年前,他就以各种形式提醒战友应该做好偿还准备了,他的战友每次都拍胸脯表示没问题。直到约定还钱的日子过去了很多天,程先生才按捺不住给战友打电话,让他又气又急的是,战友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离开服务区。程先生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无奈之下,他只好将战友一纸告上法院。但事情并没有因为法院的介入迎刃而解。
    “为了躲开我,他现在基本不呆在黄石。”程先生说:“半年过去了,事情没有一点转机,有人劝我找讨债公司帮忙,说他们很有办法,我在犹豫呢!”
    “既然法律在现阶段因为各种原因难以有效地帮助人们追债,那么一种类似自助性质的民间讨债行为就不难理解了。”王律师说,这也是人与人之间缺乏诚信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高利润 “卖方”市场应运而生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急于追回的钱,买方市场雏形初现,卖方当然不会姗姗来迟。
    实际上,记者在采访中遇到的争议性问题,不是“讨债公司”是否存在,而是这些讨债者的组成形式,一种说法是有一定规模、分工的组织型居多,一种说法是单枪匹马游击型更甚。
    据知情人士透露,从事讨债的人,有的懂法,有的略懂侦察、跟踪等专业技术,有的具备丰富的“黑道”经验。各种各样的人奔“讨债”而来,为的就是利润二字。在黄石,无论是集体行动还是个人讨债,抽取追还款的比例在20%到60%之间,数额越大,拖欠的时间越长,讨债人所得到佣金的也就越多,而低于1万块的债务基本上没人会接。  
    “打个比方,如果能够成功解决一个拖欠5年以上的100万元债务,那么按规矩最少可以从中获得50万元的提成,就算是十个人一起追回的,自上而下所分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一年做几件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据家住牛尾巴附近的周健(化名)介绍,他是“圈”里小有名气的职业讨债人,熟人多、朋友多是他在这行比较吃香的重要原因。
    “人多效率高,朋友多方便!”周健说,每次接到“业务”,都会根据数额和难度的大小来确定安排多少人去追债。被派出去的人不是简单的一窝蜂,而是“各司其职”:有的对欠债人进行全天候跟踪、有的私下进行查账、有的对其家属进行监视、有的则面对面与欠债人交涉。当把钱追回之后,他们会在佣金里按一定比例进行再分配。
    周健说他们的得意之作是仅仅用了5天时间就追回了一笔60万元的债务,“我们用一天时间摸清了欠债人的家庭住址、经常出入的场所等情况;一天时间掌握了与他有业务往来的个人和公司信息;然后再用了一天时间查清了他本人的经济状况;最后的两天时间,我们抓住他要与别人谈生意的机会,逼着他还了那笔3年半的账。否则,他就会丢掉300万元的生意合同,他没有选择,让我们在5天的时间里赚了30万元!”周健不无得意地说:“正因为我们效率高、成功率高,所以我们的‘提成’大多在50%以上!”
    对于如此之高的提成比例,记者原以为很多债权人会望而却步,其实不然。在调查采访中,债权人的心态大多是,追回一点是一点,分一些给别人总比全部没有的强。李先生在采访中告诉记者:“5万块钱追回之后,我付给讨债公司2.5万元的辛苦费,虽然很心疼,但毕竟自己还有一半,比‘打水漂’强多了!”
    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职业或者兼职讨债者行列之中的原因。有句广告词:“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套在职业讨债人身上是:“债务有多少,我们的利润就有多少!”相对很多债主的一筹莫展和懊恼,这些讨债者似乎更自信、更乐于债务问题的存在和悬而未决。

死缠烂打 迫使欠债人还钱
    一些从事专业讨债的人在采访中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帮助追债是占了道理的,是正义之举,是很“阳光”的。债主要不回钱,有偿讨债也天经地义。他们都表示:债追回了才是硬道理,至于怎么追,怎么讨,当事人无须干涉。
    据业内人士披露,讨债人追还欠款一般分三步走:首先根据债主提供的资料信息确定和联系欠债人,然后跟欠债人进行初步试探性的接触,最后通过各种方式迫使欠债人还钱。
    这“各种方式”和“迫使”道出了奥妙之所在。据知情者透露,各种方式包含了施加各种压力、制造麻烦、扰乱其正常生活和工作等,迫使对方还钱。
    “在身体上,让他受苦受累受罪;在精神上,让他崩溃!”就是最简单的心得和经验。“施加各种压力,想方设法给他制造麻烦,他去哪里就在后面跟着,他去吃饭就在门口看着,他去上班就在外面候着,反正是不让他有正常工作的环境和生活的心情,让他不胜其烦,苦不堪言!这就是死缠!”
    记者听到这样一个经典讨债故事:一家大酒楼拖欠一名养殖基尾虾的老板3万多元。讨债人每天带着十几名民工在该酒楼生意最繁忙时去吃饭,每桌却只点一盘酸辣土豆丝,大声谈笑,一吃就是两三个钟头,搞得其他客人没法就餐。5天后,酒楼老板头疼不已,只有还钱。
    一名讨债人这样概括自己:我们就是牛皮糖,黏得赖皮老板摆不脱;就是肉中刺,刺得他们日夜不安,乖乖还钱。
    帮人讨债的赵军(化名)说,他的经典模式就是3+3+3,即三天跟踪、三天蹲点、三天闹。跟踪的时候一声不吭,让欠债人不知所以;闹的时候就闹得沸沸扬扬,闹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好是有单位的,我从一般同事闹到领导那里,这对个人之间的债务往往很凑效!”
    市民洪先生提到此事仍心有余悸。一笔三万元的赌债,除了让他名誉扫地外,还险些丢了工作。洪先生告诉记者,最开始,那些讨债的只是在他上下班的路上晃悠,然后就趁他不在办公室和同事套近乎,说他欠了谁多少的赌钱,最后直接向领导反映。“那段时间,同事看我的眼神都变了,闲聊的时候也是话外有话,领导也找我谈了几次!”洪先生说因为理亏在前,所以只能东拼西凑把钱还了,但事情并没有完,单位里追加了处分。现在搞得自己像神经过敏一样,走路时候总怀疑后面有人跟着,有时整夜都睡不安稳……
    据知情者介绍,如果死缠无效,那就“烂打”!烂打,是直接的人身威胁和攻击,必要的时候还针对欠债人的家人。
    “就算你不考虑自己,也该为家里人打算一下吧。”这是赵军在前不久追债时对欠债人所说的。一笔钱久攻不下,恼羞成怒的赵军伙同几个帮手将欠债人围在凤凰山隧道里,一顿毒打之后丢下了这样的话。3天过去,欠债人便偿还了所有的钱,这也是赵军第一次成功追回10万元的债。
    对此,王律师认为,这样的方式之所以让很多讨债者“屡试不爽”,恰恰证明了其手段的“地下性”,跟常规的讨债方式相比,这样往往能让欠债者屈服和顺从。“以法律为途径的合法方式都追不回的钱,只能证明他们是以一种无赖战胜了另一种无赖,或者说一种非法对另一种非法的妥协!”

追收咨询电话:028-84444444 手机:13708000912 地址:(01)东大街明宇金融广场(02)沙湾路一号汇龙湾广场
Copyright © 2003-2016  搁得平债务网 www.gedeping.com 搁得平管理公司 四川创元融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通用网址:成都收账公司  成都要账公司 成都催账 四川收账公司 成都要债公司 成都讨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