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追债电话:028-84444444
网址:www.gedeping.com
  • 大额债务清欠
  •   接受川渝地区大额债务清欠(10万起)代理向法院起诉执行等。
  • 专业寻人找人
  •   专业寻找债务人、骗子、老朋友、第三者、离家出走等寻人找人。
  • 财产资产调查
  •   查询汽车、查询房产、查询股票、等其他资产调查,可代向法院起诉冻结...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两份裁定牵出十年讨债路


  对于香港惠联投资公司向蒸阳宾馆追索欠款一事,目前在衡阳中院内部的共识是“听上级领导安排。一个早就该偿还的债务,政府研究了15年。如此下去,谁还敢到那里去投资呢

  政府诚信是整个社会信任体系的核心和基石。当面对可能存在的错误,而其自身纠错机制又不能发挥它的作用时。它对整个社会信任体系的负面冲击将是巨大的。

  陈宇波并未显示自己的愤怒。他说,程序正义的失衡已经让他忍无可忍,他所代理的香港惠联投资有限公司向衡阳县蒸阳宾馆追索500余万本息欠款一案,在两份出自同一天的法律裁定面前变得“啼笑皆非”。衡阳县官方及欠债者恶意抗拒执行的结果,使双方失去了信任基础。司法救济还能否拯救一个地方政府的信用危机?因为那两份民事裁定的出现,充满了变数。

  政府诚信,信从何来?发生在湖南衡阳的这起离奇的港企“讨债”事件,或可使人一窥端倪。

  招商引资还是“钓鱼上钩”

  陈宇波说,1994年,时值湖南省衡阳县对外招商引资的初期。港商郑胜利(化名)在当地一名副县长的邀请下,前往投资一家县属宾馆的装修工程。他提供的多份书证显示,工程在1998年完工并交付使用。随后,因为衡阳方面拖欠工程投资款,郑胜利多次索要未果后,将对方告上法庭。2003年6月16日,法院最终确认,债务人衡阳蒸阳宾馆拖欠郑胜利本息共计290多万元。而然,这笔钱在7年之后,仍未执行到位。

  “2008年,在省高院的指定下,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接管了执行环节。”陈宇波说,最终他们决定申请查封蒸阳宾馆资产。首先,一块在当地的土地被成功查获,但他们很快发现,要让这块土地“变现”并非易事。随即,陈等人又相继申请对该宾馆的物业租金进行冻结扣除,但是,按照当地法院的一份裁定显示,如果要扣完欠款,需要等到2020年。这让郑胜利无法接受。他认为,当年的本息290多万元,按照国内法律规定(按银行利率的2倍计算)折合至今,蒸阳宾馆已经累计欠款超过500万元。按照裁定的扣款方式,蒸阳宾馆要偿清债务,最少还要向后延续10年以上。

  随后,双方在两级政府的主持下,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谈判。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随后,郑胜利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其资产抵债),但另令胜利没有想到的是,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郑提供的多份法院裁定、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在永州市中院向衡阳县方面送达《财产评估报告》的第二天,也就是2010年3月24日,永州市中院收到衡阳县法院宣告债务人蒸阳宾馆破产的裁定书和中止执行通知书。

  记者获得的两份出自衡阳县人民法院的编号为(2010)蒸破字第1-1号和(2010)蒸破字第1-2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在2010年3月22日,该院正式受理了蒸阳宾馆的“破产”申请。而让郑胜利气愤的是,落款时间同样为2010年3月22日的(2010)蒸破字第1-2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衡阳县法院于受理破产申请的当天即宣告蒸阳宾馆“依法破产”了。

  “这简直是法盲到极点了。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在受理破产申请时,必须启动相应破产审查、执行程序。这两份出自同一天的民事裁定,明显是针对债权人香港惠联公司的追债行为的。这是恶意破产,意在恶意逃债。”郑胜利的委托律师陈宇波说,随后,他们向湖南省高层多次反映该情况,他提供的一份写给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情况汇报”材料显示,作为律师,他主张的法理依据主要是“适用主体上不合格”、“过低估价意图使国有资产流失”以及“破产执行程序存在明显主管恶意”。

  认错不还钱被指“滚到刀肉”

  衡阳县法院内部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郑胜利和他的律师向记者提供的材料和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但他表示,衡阳县法院早已就“错误”问题进行了改正。

  “我们发现蒸阳宾馆破产案存在问题后,立刻作出了裁定。撤销了那个东西(破产裁定)。”这名自称已经在法院系统工作近20年的知情者提供的一份编号为(2010)蒸民再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显示,经当时的衡阳县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当时接受蒸阳宾馆破产申请,并于当日“神速”宣告其破产裁定的行为确系“程序违法”。并于2010年5月7日,撤销了本文前述(2010)蒸破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

  “知道错了还不行啊?还想我们怎么处理?”在电话中,衡阳中院一名自称姓彭的工作人员说。对于香港惠联投资公司向蒸阳宾馆追索欠款一事,目前在衡阳中院内部的共识是“听上级领导安排。”

  “作为一级法院,应当知道每一个裁定和法律文书的下发都是需要审慎对待的。衡阳法院翻云覆雨,一会接受蒸阳宾馆破产申请,一会又‘自打嘴巴’撤销破产裁定书。只能说明个别工作人员欠缺责任心和对法律的基本遵循原则。”对衡阳法院的说辞,作为代理人的陈宇波表示“很无奈”。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周伟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截止目前,衡阳县法院他们送达撤销原破产裁定的法律文书。同时,他透露,目前该案已经引起湖南省高院高度重视。

  “当时,衡阳县法院的破产裁定送来后,我们也只能中止执行。”周伟平说,如果衡阳县法院撤销了蒸阳宾馆的原破产裁定,依照法律规定,作为执行法院的永州市中院可以重新启动执行程序,甚至可以考虑强制执行。周称,目前的核心问题在于,衡阳县法院作出的撤销蒸阳宾馆破产的裁定并没有送达该院。周伟平说,在案件执行过程中。永州市中院遭到了很大阻力。他说“这个事情弄得很复杂,他们(衡阳方面)总是以下岗职工等这个理由那个理由对抗我们的执行,甚至逃避执行。”

  周伟平说,永州法院将很快向湖南省高院汇报案情,并尽快启动案件执行工作。

  欠债人原是“政府招待所”

  记者在当地工商部门查询的一份登记材料显示。蒸阳宾馆,原名称为衡阳县招待所。成立于1981年9月19日。在这份材料中,该宾馆的上级主管单位是“衡阳县政府办”,系原衡阳县政府直属行政单位。1994年,4月12日,变更为衡阳县蒸阳宾馆。企业性质为“全民所有制”,独立核算。

  “你去问问我们酒店(宾馆)当官的都是政府安排的。”面对记者“蒸阳宾馆是企业性质还是政府机构”的提问,蒸阳宾馆一名员工说。在该酒店,甚至连一名厨师的安排,都是由县政府领导“指示”才能决定的。

  一份编号为蒸编【1996】57号的文件工商资料佐证了这名工作人员的话。这份文件的信息显示“(虽已更名)但其机构级别、隶属关系、经费渠道和人员编制维持原状不变”。

  “破产法适用主体是自负盈亏的企业法人,而这些证据可以充分表明,蒸阳宾馆事实上依然是衡阳县政府直属的行政事业单位,当初衡阳县的破产裁定适用主体都是错误的,那份破产裁定是怎么来的?必须给社会一个交代。”陈宇波说,目前,他们已经向湖南省有关部门递交申请,要求蒸阳宾馆履行偿债义务。

  在郑胜利的多份反映材料中。一个人的名字不断出现在纸面上,这个人,即衡阳县政府办主任周良元。

  陈宇波提供的多份书面、视讯证据显示,2010年周良元在永州市中院组织的多次执行协调会议上,提出过包括“分期偿还,直至卖掉宾馆还债”、“或者一次性解决,还款120万了事”等建议。但遭到郑胜利一方拒绝。

  “我们曾多次主动参与协调这个事情,但是对方(香港惠联投资有限公司)始终不接受。”周良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上述“解决方案确系自己代表衡阳政府和蒸阳宾馆提出的。他对记者提出的来自工商部门的登记材料等证据并未提出异议。他表示,蒸阳宾馆与香港惠联投资有限公司的债务纠纷已经被提上议事日程。目前,相关处置方案还在研究中。

  “政府之所以参与协调这个债务纠纷。也是考虑解决问题的。”周良元称,他们认为蒸阳宾馆已经转制,不再隶属于政府行政机构。对于惠联公司指出的衡阳法院在同一天做出的“接受破产申请,并在同一天宣告蒸阳宾馆破产,系政府干预,恶意讨债。”的指责。周良元以“手机没电”为由没有回应。

  “一个早就该偿还的债务,政府研究了15年。如此下去,谁还敢到那里去投资呢。”郑胜利说,他们已经向湖南省高层提交报告,要求重视维护港商权益,监督有关方面停止人为、干扰。并敦促蒸阳宾馆立刻偿还债务。

  知名法学专家刘培福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体系的核心和基石。也是加快法治政府建设和和谐社会的刚性要求。作为主管机构(或者实质上的行政上级主管部门),在遇到此类纠纷时,应审慎考虑社会后果。

  “且不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古训。仅从当地贸然作出的民事裁定上看,是我所见的最为离谱的‘破产’程序。当地法院撤销原蒸阳宾馆破产裁定的‘自我纠错’行为尚算及时。但是,纠错的目的,是解决实质问题。有关方面应该敢于检视自己,从未约束‘行政干预行为’的滥用。”刘培福说。

追收咨询电话:028-84444444 手机:13708000912 地址:(01)东大街明宇金融广场(02)沙湾路一号汇龙湾广场
Copyright © 2003-2016  搁得平债务网 www.gedeping.com 搁得平管理公司 四川创元融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通用网址:成都收账公司  成都要账公司 成都催账 四川收账公司 成都要债公司 成都讨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