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追债电话:028-84444444
网址:www.gedeping.com
  • 大额债务清欠
  •   接受川渝地区大额债务清欠(10万起)代理向法院起诉执行等。
  • 专业寻人找人
  •   专业寻找债务人、骗子、老朋友、第三者、离家出走等寻人找人。
  • 财产资产调查
  •   查询汽车、查询房产、查询股票、等其他资产调查,可代向法院起诉冻结...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帮帮这个年轻的父亲和这个可怜的小女孩




  两岁半的刘辛怡,已经“睡”了10个多月了。

  疑遭母亲情夫虐打,河南嵩县小辛怡去年9月入院时,就浑身是伤,意识不清,被诊断为“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双手烫伤Ⅱ度”。

  昨日下午一时,她的父亲张少峰拎着两包纸尿裤,穿过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的走廊,来到ICU病房外,推开门,套上防护服,左转进第一间。

  病房里,小辛怡闭眼睡着,呼吸均匀。

  院方表示,其具体病情和治疗方案还有待观察,何时会醒来不好判断。

  小辛怡的母亲及其情夫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法院正审理此案。张少峰称,伤情鉴定报告已寄往法院,“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

  两岁女婴浑身是伤

  到了给女儿辛怡喂水的时间,张少峰搁下纸尿裤,整理下女儿鼻子处的吸管:她还不能吞咽,无法直接进水,只能用注射器鼻饲。

  他推得很慢,一次20ml的水量,他用了15分钟。又顺手给女儿理了下新换的粉红色蕾丝上衣。看到她脖子上插着拇指粗细的喉管时,这个中年男人别过头去。

  两岁半的小辛怡,已经“睡”了10个多月了。

  去年9月20日晚,在内蒙古打工的张少峰刚准备收起碗筷,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说,“女儿生病住院了。”

  他慌了神,第二天一早,就坐上火车,当天下午赶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辛怡,脖子、胳膊全是伤痕、血迹,我当场晕了过去。”张少峰说,而此前一个月,懂事可爱的女儿,还在嵩县老家,咿咿呀呀地喊他“爸爸”。

  医院的入院情况显示,去年9月19日,小辛怡因“头部外伤1天,意识不清8小时”入院。具体情况为“1天前玩耍时不慎跌伤,头部受伤;8小时前出现意识不清、恶心、呕吐。继往三天前出现饮食差,两天前双手烫伤。”并诊断为“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急性硬膜下血肿并脑疝形成、脑干继发损伤;双手烫伤Ⅱ度。”

  张少峰说,妻子刘某称,孩子是在公园玩耍时摔伤。可他发现,女儿身上的几处伤痕不像摔倒造成的,并有烟头烫伤的痕迹。

  母亲及情夫被刑拘

  医院护士建议张少峰报警。警方赶到后将刘某带回问话。经审讯,刘某承认,小辛怡是在她和情夫赵某宾馆幽会时,被赵某打伤。

  张少峰提供的一份妻子供述书中写道,刘某称:“我跟赵某在宾馆看电视,辛怡哭闹,赵某很烦就打了她。用胶带绑了胳膊和腿,用烟头烫,还把她的头往地上砸。第二天中午,发现辛怡没反应了才将其送往医院。”

  昨晚,当地办案民警王警官也证实此事,其表示“大致是这样”。

  据当地媒体报道,去年9月29日,二人被嵩县警方刑拘,11月5日依法逮捕,12月31日案件侦查终结,并移交检察院起诉。据了解,目前,该起案件正在走司法程序。

  今年6月2日上午,该案根据有关法律程序在嵩县法院进行不公开审理,审判结果并未当庭宣判。张少峰称,法院希望他出具伤残鉴定,以此量刑。从此,他开始奔忙在救治女儿和打官司之间。

  嵩县公安局办案民警王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当日当地警方就调查此事,据刘某交代,辛怡是被赵某虐打致伤,但赵某拒不承认。眼下已由法院审理此案,刘某、赵某二人仍被关押在看守所候审。

  据张少峰透露,8月9日,一份由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开具的伤情鉴定报告,已寄往法院,相信不久后就会有结果。

  何时醒来不好判断

  张少峰说,小辛怡在救治的第一个月,心率停了5次,主治医生宣告其“脑干死亡”,就是可能会成植物人,劝他放弃。

  辛怡住院的第二个月,迎来了她两岁生日。独自在医院看守女儿的张少峰,抽空去镇上买了个蛋糕,放在女儿病床边上,还唱了首生日歌。“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女儿嘴角的抖动,也看到了希望”。

  他借遍亲戚朋友,凑了不到5万元维持着辛怡的治疗。8个月后,一张医院的账单递到他手中——截至今年5月31日,他已拖欠医院361636.71元。

  今年6月20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辛怡转院至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病情也开始有好转的迹象。张少峰回忆,7月的一天,辛怡笑了。他将女儿熟睡时嘴角抽动的视频发到朋友圈,哭了。

  此后,他发现,自己在整理女儿身上的插管时,女儿会发出哭声,有时眼皮还会翻起一点点。但医院8月4日开具的诊断报告显示,辛怡“脑弥漫性软化伴萎缩样改变,硬膜下积液、积血……”

  8月9日,辛怡又转往北大医疗康复医院。

  昨日,医院为辛怡专家会诊,院方称“具体病情和治疗方案还有待观察”。

  张少峰说,医生建议几天后给辛怡进行一次手术。主治医生王教授告诉他,辛怡的情况比之前有所好转,但什么时候会醒来不好判断。

  对话

  等你好了,一起好好过日子

  新京报:你的家庭情况如何?

  张少峰:我10岁时父亲去世,聋哑母亲两年后改嫁,我一直跟着爷爷生活。

  2013年,我跟妻子刘某结婚(尚未离婚),年底生下辛怡。辛怡很聪明,一岁时就会走路,一岁半就会叫爸爸。她最喜欢坐车和跳舞。

  婚后,我们一家在镇上租房住,妻子没有工作,靠我一个人在建筑队打工挣钱,一月2800元。

  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我去内蒙古打工,装卸工。才去了不到一个月,辛怡就出事了。

  新京报:事发前有预感吗?

  张少峰:赵某是我们邻居,住在楼上,平时也就打个招呼,之前没发现他与我妻子有什么不正常。听说是我离家后,他主动找我妻子的。

  我妻子性格比较温柔,平时对辛怡也很疼爱,哭了就会马上哄,更不会打她。

  我根本想不到辛怡会遭遇这样的事。我不会原谅他们,一辈子都不会。

  新京报:未来怎么打算?

  张少峰:辛怡住院后,妻子娘家人没有一个人来探望,全由我一人照料。

  在洛阳医院时,我一边照顾辛怡,一边去建筑工地干活挣钱;在上海,我每天守在辛怡床边,晚上就睡在病房里。

  我跟辛怡一起挺了快一年,也有很多好心人士帮助,现在辛怡的病情似乎在好转。但医生告诉我,她可能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后才会醒,但我不会放弃。

  我每天都在辛怡耳边说,爸爸陪着你呢,等你好了,咱俩好好过日子。

  律师说法

  虐童情节恶劣可判十年以上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就刑事而言,此案犯罪嫌疑人赵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般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对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恶劣的案例,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这具体要看法院如何认定。

  辛怡的母亲刘某作为其法定监护人,在案发时有能力保护却未保护受害者,涉嫌不作为故意伤害罪,也可追究其刑事责任。

  就民事而言,受害人家属可对赵某提出赔偿要求,要求对方支付受害人的医疗费用。对于其生母刘某,家属可要求法院按《未成年人保护法》撤销其法定监护权。

  此外,幼童遭受虐打,可能会给受害人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家属可按实际情况帮其进行心理疏导,安抚其心理创伤。

 

追收咨询电话:028-84444444 手机:13708000912 地址:(01)东大街明宇金融广场(02)沙湾路一号汇龙湾广场
Copyright © 2003-2016  搁得平债务网 www.gedeping.com 搁得平管理公司 四川创元融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通用网址:成都收账公司  成都要账公司 成都催账 四川收账公司 成都要债公司 成都讨债公司